logologo

痛苦的家庭,与新生的我

Feb 2 · 2min

有些人回家像看了趟心理医生,有些人回了趟家需要去看心理医生。

今年终于可以不用关心任何人的眼界了,感谢我的朋友的那句:“一切的最终都是灭亡,何必在乎结果,” 的观点,让我仿佛开了智一般,何必为了那个养儿防老的父母让自己陷入无限的焦虑之中。

每个月力所能及的给他们金钱就好了,毕竟我小时候也没有受到他们给予我的情绪价值,那我只需同等对待便好。

今年大抵是我与 咖啡 在杭州过的第一个年,很开心,准备到时候买几个罐头,给自己准备一份大餐,算是跟过去的自己告别,不再受到他们的讥讽与冷眼,只管做自己就好。毕竟我目前人生中听到的最恶毒的话就是从他们的口中说出来的。

CC BY-NC-SA 4.0 2022-PRESENT © Elone Hoo